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6章 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徐颖川
    “不该你过问的事,不要多嘴。尚艾虞,我们只是假结婚!”不等尚艾虞的话说完,霍晟禹就冷声警告她。

     尚艾虞微微的笑,开口说:“对于霍总的事,我并不想关心。不过,虽说我想查舒颂昕被杀的事,但是也算是被你利用了一番,我们合作算是同一阵营,有些事,我必要也有资格知道。”

     霍晟禹顿在那儿许久,回头看了一眼还未拆纱布的尚艾虞,大步的往车里去。尚艾虞紧跟其后,上了车后,霍晟禹突然开口说:“徐颖川临死的时候,跟我说,他很爱很爱舒颂昕。”

     尚艾虞被这句话震惊得愣神,许久才狐疑的看向霍晟禹,想从霍晟禹的神色里探寻这句话是真是假。她跟徐颖川只合作过一部戏,但是交情真的不深,她只觉得徐颖川这个人还挺不错的,但是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徐颖川有喜欢她的意思。

     “徐颖川喜欢舒颂昕?没开玩笑吧?他不是……gay吗?”尚艾虞丝毫不敢相信。

     霍晟禹的神色变得很低沉,整个人舒冷而又带着纠结悲伤,看了尚艾虞一眼,便就继续说:“当时他知道舒颂昕已经有男朋友,又觉得舒颂昕那样高傲美丽的女人不会喜欢他,所以就一直默默的把这份感情藏在心里,直到后来他快要死了,很后悔从来都没有对舒颂昕表白过,他临死的时候恳求我,如果有机会,希望我能够替他告诉舒颂昕,他很爱很爱她……”

     说完这些,霍晟禹周身的气压变得很低很低,他没有看尚艾虞一眼,说完就启动车子,开车回去。

     尚艾虞慢慢的从徐颖川喜欢她的震惊中回神过来,不知怎么的,她突然就问了句:“徐颖川死后,你跟舒颂昕接触过很多次,可你却没有把徐颖川爱她的事说出来过?”

     霍晟禹一顿,车子放慢了速度,双手紧抓着方向盘,冷声说:“你的话太多了!”话落,便就此踩下油门,车速加快。

     尚艾虞想,估计是霍晟禹对徐颖川有情,可是徐颖川居然喜欢舒颂昕,如此一来,舒颂昕算是他的情敌了,尽管那是徐颖川的遗言,但是霍晟禹仍旧不想跟舒颂昕说。只是后来,舒颂昕死了,他到底有些后悔吧,心中难安,才费尽心思的去查找凶手,如此也算是对得起徐颖川了。

     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徐颖川而已。

     一路上一点都不堵车,尚艾虞和霍晟禹很快就回到了家。警方已经对外声明姜晨凯谋杀舒颂昕一事证据确凿,于五日后移交法院判刑。

     很快,网络上到处都可见姜晨凯谋杀舒颂昕的新闻,网友情绪激昂,到处骂姜晨凯,还说要法院给姜晨凯判死刑。尚艾虞对后面的事情并不关心,关了手机,不看任何新闻。

     第二天,居然有粉丝上街游行,一方面哀悼舒颂昕,一方面要求法院判姜晨凯死刑。

     “舒颂昕事情的效应,对你有莫大的好处,舒颂昕死了,而你的行事风格与舒颂昕太像,又演了舒颂昕之前的角色,只要宣传得好,她的粉丝会把对她的喜欢转移到你的身上来。”霍晟禹瞟了眼电视上的新闻,跟尚艾虞说道。

     “舒颂昕死了,被泼了脏水,葬礼都没几个人参加,粉丝也都对她大骂出口,现在,一切都大白了,粉丝又开始支持她,悼念她。连最亲的人都不能相信,粉丝的喜欢太假、太不真实。”尚艾虞叹声说。

     虽然她表面上看似什么事都没有,但是,经历了这么多,男友和表姐背叛,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杀害,又重生,像是看尽了人性百态,不再像以前那样自信、骄傲,现如今的她,看人看事,总带着几分怀疑。

     “你在娱乐圈里立足,还得依靠他们的喜欢。”霍晟禹嘲讽的口吻说,接着,给尚艾虞递了个剧本,“倾城欢马上就开播,所有的宣传你几乎都错过,五天后,还有个宣传,另外,这是新的电影剧本!”

     在他眼里,尚艾虞此时表现出的神色总有几分假惺惺,或许,这才是尚艾虞本来的面目,之前只不过是在模仿舒颂昕而已。

     想想,尚艾虞一直跟踪舒颂昕,知道舒颂昕的所有事,还有舒颂昕和姜晨凯家的钥匙,这种女人,虚伪、可怕到变态。

     尚艾虞接过剧本就翻看了两眼,剧本她很熟悉,之前她还是舒颂昕的时候就接触过这个剧本,觉得很不错,只是当时因为档期的关系,把这个剧本给拒了。

     她一边翻看剧本的同时,霍晟禹开口说:“这部电影有四位大咖,请他们是为了打响电影的知名度,主要还是为了捧你,大咖太多,反而会抢去你的光芒。”

     尚艾虞将剧本合上,抬头看向霍晟禹:“我们去把离婚证领了吧。”

     霍晟禹震愕,审视的眼神看着尚艾虞,许久才问:“有目标了?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婚?”

     尚艾虞解释了句:“结婚证本来只是为了敷衍两家长辈,现在也没有用了。还有,我不想跟霍总的关系太过亲密了。”

     “不想跟我太过亲密了?那你是想跟其他的男人亲密?尚艾虞,这场戏由我主导,停止也只能是我说。”霍晟禹冷冷的开口,定是他近来对尚艾虞太好了,才让尚艾虞觉得,她有说话的资格。

     说完,就冷然转身离开。

     尚艾虞只是想有个新的开始,之前为了借助霍晟禹的力量来站到娱乐圈的顶端,就是为了报仇,如今姜晨凯已经被抓,她不想再跟霍晟禹持续这样的关系,不想用身体作为交换。

     霍晟禹离开之后,一整晚都没有回来,尚艾虞竟然躺在床上有些辗转难眠,这段时间以来她都习惯了身边躺着霍晟禹,一时没有了霍晟禹,她反倒有些不踏实了。

     早上起来后,助理跟她报备了下,说霍晟禹有急事出差两天。尚艾虞“哦”了声,就开始看剧本了。

     林冬妮经历这件事后,是彻底被娱乐圈封杀了,虽然她被无罪释放,不过大家都明白,要不是因为她,姜晨凯何至于杀了舒颂昕。林冬妮刚接下来的所有通告都被撤掉,连经纪人都把她拉入了黑名单,至于她那些娱乐圈的朋友,也没有一个搭理她。

     娱乐圈就是这样,你风光无限的时候,谁都想贴着你炒点新闻和热度,你丑闻缠身的时候,所有人都避之不及。

     因为林冬妮的形象有损,还得赔偿给公司和广告方好几千万的赔偿金,臻府花园的房子让她给卖了,搬去了跟舒静琳一块住。

     舒静琳虽然在尚艾虞面前维护林冬妮,可心里还是无法原谅林冬妮。

     “颂昕之前在蒹葭小区给我买过一套房子,你去那里住吧。只要一看到你,我就会想起颂昕的死,我都宁愿没有找回过你这个女儿!”林冬妮刚一进门,舒静琳就冷漠的说。

     “妈,插足颂昕和晨凯之间的感情是我的不对,可是,晨凯杀死颂昕的事我真的不知情,我要是知道他有这样的想法,我宁愿自己死也不会让颂昕死。”林冬妮难过悔恨的说,“我一直都记得颂昕找到我的时候,她救了我,把我从那种地方解救出来,让我从一个低贱、被人凌辱的小姐成了娱乐圈的大明星,让我过上好日子,我怎么可能会去害颂昕……”

     林冬妮一脸的难过伤心,说得也是情真意切,舒静琳更是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晨凯他杀了颂昕,我无法原谅他,我不可能会生下他的孩子。妈,等安定下来,我就会去医院打了这个孩子。”林冬妮语气坚定的说。

     舒静琳突然顿住,不敢相信看着林冬妮:“孩子没有错,有错的是你和姜晨凯懂。”

     “妈,难道你要让我生下这个孩子?我一想到这个孩子,就会想起颂昕是被姜晨凯杀死的,你也会,到时候我们要怎么对待这个孩子?难道我们还要被颂昕的死折磨一辈子吗?”

     舒静琳明白林冬妮的话,只要这个孩子生下来,她们以后看到这个孩子就会想到姜晨凯杀了舒颂昕的事,可是,孩子无罪。她是一个母亲,更懂母亲对孩子的感情。

     “冬妮,当年妈妈在夜场里怀上了你,姐姐不让我把孩子生下来,还有夜场里的姐妹也劝我把孩子流了,当时我都去了医院,可就在要进手术室的时候,犹豫了,孩子没有错,我不能因为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就剥夺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力,所以我坚持把你生了下来。你的这个孩子也没有错,孩子是孩子,姜晨凯是姜晨凯,我不会因为姜晨凯的错而迁怒到孩子身上,你也不能这样。他除了是姜晨凯的孩子,还是你的孩子,我的外孙。”

     舒静琳劝说了长长的一番话,最后语重心长的问:“冬妮,你明白了吗?”

     林冬妮重重的点头,说明白了。

     最后,林冬妮还是跟舒静琳住到了一块,毕竟是亲母女,舒静琳哪能真恨她,怪她。

     法院审姜晨凯的时候,尚艾虞和霍晟禹去了,林冬妮和舒静琳也在,也有很多娱乐圈的人和记者出席。

     姜晨凯故意杀人,被判刑十五年。

     法院宣判完毕之后,姜晨凯看向旁听席林冬妮的位置,似乎想跟她说话,可是,林冬妮直接站起身来,连看都没看姜晨凯一眼,就转身走了。

     尚艾虞身上的伤差不多好了,去医院把剩余的纱布拆了,她刚拆了纱布准备走,就看到林冬妮戴着墨镜遮遮掩掩的往妇产科方向去,她看着疑惑,就跟着后面去看了眼,没想到,林冬妮居然是去做人流的。

     林冬妮做人流,跟她没什么关系,她看了一眼就走了。

     她刚出医院,车子刚启动,就从后视镜里看到在她后面有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像是失控了一样朝她的车子撞了过来!她想赶紧踩油门避开,车子却只往前开了几米就熄火了……